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檔案文化 > 往事回眸

我和李琦在天津美術工作隊的往事

作者:李煥民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06-03 星期一

李琦(右)與李煥民合影,拍攝于1949年4月。

????人物檔案:

????李琦: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著名偉人畫大師。1928年生于北京,1937年隨父母赴延安,先后在魯迅藝術學院、晉察冀邊區華北聯合大學學習美術。1950年起在中央美術學院任教。李琦創作的肖像畫融會了中國畫渾然天成的筆墨氣韻和西洋畫的技法,在當代美術史上產生了重要影響。代表作《主席走遍全國》等。2009年8月去世。

?????李煥民:中國美術家協會原副主席,被稱為“中國版畫里程碑式的人物”。1930年生于北京,1947年入北平國立藝專學習,1948年赴解放區。1953年以后,多次到西藏體驗生活,創作了大量以藏區風情和藏族人民生活為題材的美術作品。代表作《初踏黃金路》等。2016年4月去世。

《主席走遍全國》 李 琦

《初踏黃金路》 李煥民

????我和李琦相識在1948年秋天。那時,我從晉察冀邊區華北聯合大學(簡稱“華北大學”)三部“工學團”(即文工團)調到天津美術工作隊。天津美術工作隊是華北大學的派出機構,任務是在天津解放后隨軍進城,為召開群眾大會做宣傳工作。隊長是胡一川同志,成員有馬達、李琦、伍必端、洪波、谷首、李野、楊田力、賴明等共18人。

????我們從河北正定出發,步行到天津附近的勝芳鎮待命。沿途,我們看到很多民工背著擔架、推著運糧車向天津方向集結。“人民是推動歷史前進的動力”,這一刻似乎很形象地呈現在我們的眼前。

????行軍路上,我和李琦逐漸走在一起。我們懷著解放全中國的宏偉目標,非常興奮,一路高歌。除了唱“軍隊向前進,生產長一寸;軍民團結緊,革命無不勝”之外,我們也唱民歌,還跳舞,他教我唱陜北民歌《高樓萬丈平地起》《藍花花》,我教他唱《掀起你的蓋頭來》《達坂城的姑娘》。李琦看到我在跳新疆舞時脖子可以橫著動,很好奇,讓我教他。我讓他躺在地上,用手去搬他的頭,痛得他嗷嗷地叫,最后他也沒有找到脖子和肩膀上的那股勁兒,沒有學會怎么讓自己的脖子橫著動。

????李琦吸引我的地方很多,他有才華,也有風度。他畫畫不用寫生,僅憑記憶即可傳神。他唱歌音準、味濃,還能作詞、作曲。我很喜歡他的作風,很愿和他在一起。美工隊每天行軍到駐地,隊員們輪流做飯。李琦常和我一起到老鄉家借鍋、碗以及睡覺用的門板。他對老鄉非常和氣,我們去還這些東西時,他總是要和老鄉聊上一會兒,真誠地表示感謝。做這些事的時候,他是那么自然,我覺得,他的這種對群眾的感情和態度是從延安帶出來的“本能”。

????1949年1月14日,美工隊接到上級命令,向天津城進發。那天晚上,我們出發時看到月亮從樹林中升起來,特別大、也特別紅。大家情緒亢奮,全身充滿力量。半夜,我們看見解放軍押著俘虜從對面走過來,帶來勝利的喜訊,更加令人振奮。15日,天津解放。進入天津城以后,我們住進天津市軍管會下屬的文管會,文管會主任是周巍峙同志。從此,我們投入到繁忙的宣傳工作中去。大街上,北洋大學、南開大學的師生乘著大卡車沿街高呼口號,散發傳單,歡迎解放軍進城。我和谷首同志一起在街上刷大標語。商店員工、單位職員、廣大市民紛紛走上街頭,敲鑼打鼓地慶祝解放。“解放區的天是晴朗的天”唱遍大街小巷,天津沸騰了!

????慶祝天津解放大會開過以后,我和李琦作為軍代表被派往中紡機械二廠做接收工作。那時候,該廠處于停工狀態,工人都已回家,只有幾個工人糾察隊員迎接我們。因為天津剛剛解放,黨員身份還沒有公開,這幾個人是受中共地下黨派遣的,還是自發組織的,我們也不便多問。我們貼出告示,通知所有工人回廠上班,然后召開全廠職工大會,宣布該廠被天津軍管會接管。

????李琦很有組織工作能力,他要求工廠職員們放下包袱,整理檔案,把人員、財產、設備等分別制成報表,以便核對、檢查。我們組織全體工人參加學習,宣傳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的思想,號召大家檢修機器設備,為恢復生產做好準備。我們還組織了合唱團,帶領工人們學唱《咱們工人有力量》《國際歌》等歌曲,工人們的熱情日漸高漲。我和李琦住在廠房旁的一間空房里,還有幾名糾察隊員輪流值班巡夜,防止特務搞破壞。駐廠期間,平時一有空,我和李琦就去工人家拜訪、慰問。有一次,我們來到一位老工人家里,他妻子看到我們的鞋子很破,腳上長滿了凍瘡,很心痛,拿出洗干凈的襪子和鞋讓我們換上。她還問我們多大了,說:“這么年輕就出來革命,父母不擔心嗎?”還有些老工人回憶道,1945年8月抗戰勝利后,日本人投降了,從南方來了很多國民黨接收大員,乘美國吉普車,趾高氣揚,根本不把工人當人看。工人們感慨地說:“共產黨派來的接收干部艱苦樸素,是工人的貼心人。”我和李琦在中紡機械二廠工作了4個月,與廣大工人兄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培養了一批骨干,基本弄清了該廠人員、財務、設備等情況。后來,我們把這些資料移交給新來的干部。

????1949年4月,華北大學調我們回北京。我們謝絕了工廠為我們舉行歡送大會的好意,悄悄地走了。回到天津市區,我們倆到照相館拍攝了一張合影,紀念我們在天津的這段充滿激情的青春歲月。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5月31日 總第3380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李聰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vs棋牌平台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黑龙江的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时时历史结果 彩票96app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113彩票投注 pk10骗局全过程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送钱 彩票兼职每小时50 重庆时时五星综合走势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