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辜鴻銘:寧愿孤獨地死在中國的土地上

作者:張建安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8-04-28 星期六

????辜鴻銘,字湯生,號立減,自稱慵人、東西南北人,祖籍福建省惠安縣,出生于南洋英屬馬來西亞檳榔嶼。他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臘等9種語言,是清末通曉西洋科學、語言的中國第一人。他將中國的《論語》《中庸》翻譯為英文和德文傳到西方,還著有《中國的牛津運動》(原名《清流傳》)和《中國人的精神》(原名《春秋大義》)等英文書。辜鴻銘熱衷向西方人宣傳東方的文化和精神,并產生了重大影響。

與英國文豪毛姆的對話

1924年,泰戈爾到訪北京,與辜鴻銘(右二)等人的合影。

????“我坐在一乘轎上。路似乎是無底止的。我經過行人擁擠的街,也經過荒涼凄寂的路,直到最后我來到一條清靜的僻道上一片長而白的墻下的一個小門,轎才停下。”“在這里住著一個聲高望重的哲學家,去拜見他的愿望是我這次跋涉的一個誘因。”這是英國文豪毛姆在《辜鴻銘訪問記》書中的一段文字。這位世界級的大文豪在1921年到中國游歷,其中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拜訪在民國時期仍留著辮子的奇特老人辜鴻銘。辜鴻銘在歐美早已享有盛譽,給眾多的德國人、英國人帶去精神食糧,讓他們感到人類還是有希望的;而在中國,晚年的他卻住在北京一個破爛的庭院里,鮮為人知,過著孤獨而冷寂的生活。

????辜鴻銘是一位學貫中西的文化大家,他的父親是中國人,他本人則出生于馬來半島西北側的檳榔嶼。1867年,10歲的辜鴻銘被義父布朗帶到英國,從西方最經典的文學名著入手,接受系統而正規的西式教育。20歲時,辜鴻銘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愛丁堡大學,隨后又到德國萊比錫大學、法國巴黎大學深造。他文史哲以及理工、法商諸門無所不學。然而,辜鴻銘最迷戀的還是中國文化,當他于1885年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被晚清兩廣總督張之洞聘為幕僚后,他便再也不想離開這個國度了。

????辜鴻銘認為中國文化是可以拯救世界的無與倫比的文化。當中國被西方的船堅炮利一再打敗,中國人普遍失去自信心并竭力向西方學習的時候,辜鴻銘看到的則是西方步入工業社會后的各種弊病。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一針見血地指出西方的槍炮與貪欲給人類帶來的毀滅性災難,并強調只有中國的良民政治以及儒學才能給黑暗中的世界帶來曙光。他撰寫了《中國的牛津運動》《中國人的精神》等著作,并第一個將中國的《論語》《中庸》翻譯為英文和德文傳到西方。這些著作,使辜鴻銘在西方極具影響力。尤其在德國,不僅有辜鴻銘研究會,還有辜鴻銘俱樂部。辜鴻銘晚年更是將中國傳統文化視為他的信仰和生命支柱。

????“可是你們,你們可曉得你們在做什么?”辜鴻銘激昂地對來訪的毛姆喊道,“你們憑什么理由說你們比我們好呢?你們的藝術或文字比我們的優美嗎?我們的思想家不及你們的深奧嗎?我們的文化不及你們的精巧,不及你們的繁復,不及你們的細微嗎?呶,當你們穴居野外茹毛飲血的時候,我們已經是進化的人類了。你們曉得我們試過一個在世界的歷史里唯我獨尊的實驗?我們企圖不以武力管理世界,而用智慧。許多世紀以來,我們都成功了。那么為什么白種人會輕視黃種人呢?讓我來告訴你,因為白種人發明了機關槍。那是你們的優點。我們是赤手空拳的群眾,你們能夠把我們完全毀滅。你們打破了我們的哲學家的夢,你們說世界要以用法律和命令的權力來統治,現在你們在以你們的秘密教導我們的青年了。你們用你們那可惡的發明來壓迫我們了。你們不曉得我們有機械方面的天才嗎?你們不曉得在這國度里有四萬萬世界上最務實最勤懇的百姓嗎?你們以為我們要花了很長久的時間才學得上嗎?當黃種人會造和白種人所造的一樣好的槍支,而且也會射得一樣直(準)的時候,你們的優點便要怎樣了呢?你們喜歡機關槍,你們也將被機關槍判決?”

“老,老,老,老,老……”

????“不去看紫禁城也不要緊,但不可不去一見辜鴻銘啊!”這是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龍之介在《中國游記》中的一句話。青年和中年時期的辜鴻銘曾長期擔任張之洞的幕僚,后任教于北京大學,在政壇、學界都留有他的足跡,其不少言論轟動一時。而到了晚年之后,愿意聽辜鴻銘見解的中國人越來越少了,他辭去北京大學的職務,深居簡出,過著孤獨的生活。即便如此,他在世界上仍享有很高的聲譽。

????除毛姆外,日本的芥川龍之介、清水安三,都曾想方設法地找到辜鴻銘的住處,拜訪這位似乎已經隱居的高人。芥川龍之介有感于人們對辜鴻銘的議論,便問辜鴻銘為什么不愿過問時事。辜鴻銘雖即刻回答,但芥川龍之介終是不懂,只是無聊地重復:“再出去試試如何?”這時候,辜鴻銘憤憤地在紙上邊用大字書寫邊說:“老,老,老,老,老……”

????在清水安三的筆下,晚年辜鴻銘的形象是這樣的:“如果在正午時分去拜訪辜鴻銘先生,快要走到椿樹胡同他家門前的時候,你會見到一群叫花子向主人討食的情形。滑稽的老學者手里捏著一把銅錢,站在門口給叫花子一人一個銅板。然后便像是喘息似的,咳嗽著走向大陸飯店。在大陸飯店里,他一個人享受西餐的美味佳肴,而那一群叫花子也在用那一塊銅板換來燒餅吃。從后面望去,他是個拖著過時發辮的老頭子;而從前面看,他使用刀叉的方法、不出聲喝湯的方式,則又是一位十足的紳士。”

????不過,無論如何,晚年的辜鴻銘是孤獨的。他雖然仍以自己的學問笑傲整個世界,甚至連鼎鼎大名的泰戈爾也看不上眼,稱:“請泰戈爾博士不要來中國,還是在印度唱歌吧。”然而,他也清楚地明白,在民國亂世,在舉國皆學西洋的時代,即便生命走到盡頭,自己的學問也沒有多少用武之地了。

誓死忠于中國文明

辜鴻銘在1920年簽贈尼爾·格雷的《中國人的精神》(原名《春秋大義》)初版

????辜鴻銘學問淵博,語言犀利,敢作敢為,曾以“辜瘋子”著稱,留下很多奇聞軼事。他的“罵名”便很是有名。慈禧太后生日時舉國歡慶,他不懼殺頭之罪敢當眾朗誦:“天子萬年,百姓花錢;萬壽無疆,百姓遭殃。”這是在罵慈禧太后。袁世凱當軍機大臣時,曾對駐京德國公使稱:“我是不講學問,講辦事的。”辜鴻銘得知后,對袁世凱的幕僚說:“除倒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無學問的人可以辦得好的。”以后更是公開著文稱:“人謂袁世凱為豪杰,吾以袁世凱為賤種。”晚年的辜鴻銘曾到日本宣揚中國傳統文化,警告日本:“日本今后,當致力于中國文化,講求道德,研究王道,千萬不可再學習歐洲的軍國主義,擾亂東亞。”

????1927年,辜鴻銘由日本返回中國時,年已71歲。日本人推薦他擔任奉系軍閥張作霖的顧問。張作霖問他一句:“你能做什么?”惹得他怒從心起。雖然沒有當面罵張作霖,但也是一言不發,拂袖而走。

????辜鴻銘在人生的最后歲月中是孤傲的,但境況卻十分蕭條,他熟稔西方文化,但至死都留著清朝時梳起的辮子,而且一直以清朝遺老自居,鼓吹復辟。很多人不理解,他解釋道:“許多外人笑我癡心忠于清室。但我之忠于清室,非僅忠于吾家世受皇恩之王室——乃忠于中國之政教,即系忠于中國之文明。”清室遺老慶寬對他十分敬佩,盡力資助。1927年慶寬去世,辜鴻銘沒有了資助,也少了一位知音。他開始為少數學生講解儒學,閑暇時則用法文翻譯《春秋》,然后寄往巴黎發表。辜鴻銘的讀者主要在歐洲,如果其身處歐洲,生活質量會很好,然而,他寧愿忍受貧窮與寂寞,也要留在中國的土地上。

????1928年4月30日,辜鴻銘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仍然在病榻上講述儒學,雖然聽課的人寥寥無幾,他卻將這件事當作自己最重要的使命,直至生命最后一息。講課數小時后,辜鴻銘永遠離開了人世。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8年4月27日 總第3212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王亞楠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pk10冠亚和值怎么看 内蒙古11选五前三走势图 快乐飞艇com 吉林时时预测 二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 山东十一选五爱彩乐一定牛 五分彩出号有规律吗 重庆时时彩票号码查询 欢乐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