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葉圣陶的人生告別式

作者:張建安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8-03-30 星期五

????1988年2月16日是農歷除夕,中華大地洋溢著節日的氛圍。晚上7點的《新聞聯播》也在報道全國各地歡度春節的新聞,突然間,電視里奏起了哀樂,熒屏上出現了一位慈祥老人的黑白照片,播音員以沉痛的聲音告訴全國人民:今天早晨8時20分,著名作家、教育家、出版家和社會活動家葉圣陶病逝,享年94歲。

完整地離開這個世界

葉圣陶晚年拍攝的最后一張照片

1978年2月,葉圣陶與兒子葉至善的合影。

????葉圣陶的兒子葉至善回憶了父親去世當天的情景:“吃年夜飯時,大家都打不起精神來,誰都說話,東一句西一句的,話題不能集中,到了《新聞聯播》時間,就打開電視,先是報道各大城市的節日氣氛,突然變成了哀樂。‘誰呀?’大家先是一愣,隨后熒屏上就出現了我們家老人的照片。當時,我想各家各戶都在高高興興地吃年夜飯,猝不及防,一定有人會噎住的,一定有人會跳起來的。老人家已經去世,消息遲一兩天發有什么不可以呢,何必趕在這天?隨后,吊唁的電話已經接連不斷了。我想,明天來的客人一定多于往年,要不要布置個靈堂呢?最后,大家商量出來的結果是不設靈堂。要是有客人來了我們就陪著說會兒話,就像老人赴會還沒回來。”

????葉至善深知自己的父親,不愿意給別人帶來麻煩,他將這些情形寫在《父親長長的一生》中。在這本書以及《葉圣陶年譜長編》等圖書、檔案中,我們還了解到葉圣陶臨終前的情況。

????1988年1月22日,葉圣陶咳嗽加重,但仍舊可以讀書寫字。他讀蕭乾寫的《易卜生的老鄉如是說》,以為老友潘家洵已故去,在日記中記錄:“使我大吃一驚。為什么沒有收到他家人的通知。”第二天,他咳嗽更加嚴重了,大咳、疲倦、想睡,午后只能勉強聽家人讀報。第三天,葉圣陶全身無力,整日多睡,已經沒有聽讀報的精力了。第四天凌晨2點,他一口痰咳不出來,4點被救護車送至北京醫院搶救,痰終于被吸了出來,但氣息極其微弱,此后再未出院。到2月14日的下午,葉圣陶心情煩躁,入睡困難,對家人兀真說:“我就要死在這張床上了。”2月15日,葉圣陶陷入深度昏迷。醫生主張切開氣管插呼吸機。葉至善不主張這樣做,認為不能治病,只是延長幾天生命而已。這樣,葉圣陶得以身體完整地離開這個世界。

跟朋友們道聲永別

葉圣陶(后排左一)與王伯祥(前排右)、顧頡剛(前排左)、
章元善(后排左二)、俞平伯(后排左三)的合影

????葉圣陶在早已寫好的遺言中提及:自己的后事要一切從簡,“非但不要開追悼會,別的什么會也不要開。象(像)我這樣一個平凡的人,為我開無論什么會都是不適宜的……如有醫學院校需要,把尸體贈與(予)。如果火化,骨灰不要撿(揀)回”。他還在遺言中鄭重地說出了一個心愿,就是:“我要在《人民日報》自費登個廣告,告知相識的人,說我跟他們永別了。”

????葉圣陶一生朋友很多,他幫助過很多朋友,也得到過很多朋友的幫助,這是他生命中無法割舍的一部分。葉圣陶于1894年10月28日出生于江蘇蘇州,年少時便結交了不少朋友,其中更有一輩子都與他交情深厚的王伯祥、顧頡剛。不過,這兩人都已經先他而逝了。

????王伯祥病逝于1975年12月29日,王伯祥的女兒給葉圣陶家打電話時,是葉圣陶家人接的。不料,葉圣陶在臥室聽到了聲音,急忙走出屋,搶過電話想要說話,可是又不知怎么說好,就又把話筒塞給家人。葉圣陶呆呆地聽家人打完電話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不會忘記二人從中學讀書時就成為志同道合的朋友;不會忘記二人在北京大學一起教書的情景;也不會忘記在商務印書館、開明書店一起當編輯的經歷;更不會忘記王伯祥做媒人,促成了他與夫人胡墨林的婚姻,而在胡墨林去世后,又是王伯祥第一個來吊唁,給予他最多的幫助與安慰……

????顧頡剛病逝于1980年12月25日。顧頡剛與葉圣陶讀私塾時,就已成為好朋友,相交70余年。葉圣陶曾以“玄妙觀中三年少”等詩句,敘述他與王伯祥、顧頡剛的交情。顧頡剛逝世后,他們的另一位朋友俞平伯寫信給葉圣陶:“廿八夕手書敬誦。頡公之卒,意中亦出意外,聞其逝只一瞬間,殆無痛苦,似解脫也。若傷懷感逝,彼此差同,往事煙云,可勝道哉。惟善自排遣保重為要。”這一年,葉圣陶86歲,俞平伯80歲。

????葉圣陶還有很多很多朋友,有的早已去世,如朱自清、夏丏尊、鄭振鐸、豐子愷等人;有的當時還在人世,如趙樸初、雷潔瓊、冰心、巴金、周谷城等人。他深深念著這些朋友,不忘在遺言中囑托家人,跟朋友們道聲永別。這是葉圣陶遺言最獨特的地方。

晚年重視傳統文化

????在葉圣陶生命的最后歲月中,還有一事比較獨特。

????1987年6月,中國民主促進會(簡稱“民進”)全國代表會議在京西賓館舉行。葉圣陶作為“民進”中央委員會主席,在5月中旬口述了一封給全體代表的信,懇求代表們免去他的主席職務。代表們都知道葉圣陶的身體狀況,所以并沒有什么異議。葉至善了解到這個情況后,便請示主席團,希望會議期間能把父親接來,讓他在會場上向代表們告別,也好有始有終。6月9日是“民進”全國代表會議的全體會議,天氣非常好,葉圣陶便抱病前往京西賓館,參加了他在“民進”的最后一次大會。

????德高望重的葉圣陶參加會議,自然受到大家的熱烈歡迎。當時會議已經開始,主持人在臺上一宣布,便有許多人涌出來迎接。在一片掌聲中,葉圣陶被擁上主席臺正中間的座位。坐定后,葉圣陶向大家問好,表示感謝,并做臨別贈言。讓大家瞠目結舌的是,這次葉圣陶的講話中夾雜著不少文言,不熟悉的人很難聽懂。據葉至善回憶:“好像只有趙老(趙樸初)聽明白了,是《禮記·大學》的兩句像繞口令一般的話,‘有諸己,而后求諸人;無諸己,而后非諸人’。這句話的意思是要自己做得到,方可要求別人;要自己無問題,方可指摘別人。這是指道德品質方面說的,不包括智力和技能。老人在臨別贈言中提到這兩句話,也許是為‘提倡凡事從我做起’吧。”

????葉圣陶在大會上背誦古文,這件事很有意味。作為中國新文學的奠基人之一,葉圣陶早在1918年便開始用白話文寫小說、寫詩歌,之后又發表童話、散文等各類白話文作品,出版了大量關于白話文學習與寫作的教科書和作品集。然而,他從小接受的中國傳統文化教育,使他能夠嫻熟地進行文言寫作,并對古詩文一直保持著特有的興趣。到了晚年,這個興趣似乎超過了白話文,以至于日記中常有這方面的記錄。例如,1987年5月15日記:“聽兀真讀報,讀唐詩。”5月29日記:“令兀真將韓愈、杜甫、李商隱等詞用墨筆大字抄錄來看。”7月11日記:“閑來無事,翻翻詩韻,背背唐詩。”而他最想看的竟然是孔子的書,所以在7月27日記:“常常想把《論語注釋》再看一遍,無奈目不從心,只好讓至善、兀真讀給我聽,每天讀幾頁,約一個月讀完。對孔子的道理再深琢磨琢磨。”

????葉圣陶在生命的最后歲月中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視,對中國傳統道德的重視,以及對孔子思想的重視,值得世人認真思考。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8年2月2日 總第3177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王亞楠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五分时时彩开奖官网 pk10赢彩专家 内蒙古时时怎么查 重庆时时开奖官网 广东11选5开奖公告 256彩票官方下载老版本 通比牛牛怎么玩 极速赛车做假 新疆时时 深圳风彩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梭哈出老千简单方法 上海时时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