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紀念蔡元培誕辰150周年

蔡元培在香港的最后時光

作者:張建安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8-01-05 星期五

前往香港

1940年,蔡元培在香港留影。

????1937年11月29日晚7時,71歲的蔡元培在丁西林等人的陪同下,乘坐一艘外國郵輪抵達香港。此時,“八一三”淞滬抗戰剛剛結束,上海已經淪陷,眾多機構不得不向西南內地搬遷。這里面,也包括國立中央研究院(以下簡稱“中研院”)下屬的10個研究所及總辦事處。

????蔡元培作為“中研院”院長,本打算把香港作為中轉站,然后前往重慶,與已經撤往那兒的“中研院”總辦事處、史語所傅斯年等人會合。然而,本就身體不佳、年老體弱的他,經不起長時間的顛簸,到香港后便不能再長途跋涉了,暫住在香港商務印書館臨時宿舍,開始養病。

????一個月以后,蔡元培夫人周峻也攜子女來到香港,一家人在九龍柯士甸道156號租房居住。

????此后的兩年時光,也是生命結束前的最后光陰,蔡元培化名周子余,深居簡出,專心養病,盡量避免參加公開活動。然而,由于他是國人所望的偉人,還由于他仍擔任要職,更因他心系國家,所以,這最后的時光中,他仍然牽掛甚多,展現出令世人景仰的人格魅力。

為什么不能遠離

1921年8月,蔡元培(中間坐者)率中國教育代表團到美國檀香山出席各國教育會。

????“中研院”系民國時期最高學術研究機關,由蔡元培等人籌備,目的是致力學術研究,促使中國在知識上得以大幅度提高,乃至可以與西方學術界角逐爭勝。1928年4月10日,蔡元培被任命為首任院長。

????蔡元培早在1912年即擔任過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教育總長,又于1917年擔任北京大學校長,使北大成為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的發源地,扭轉了中國的命運。他也因此成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所以,即便限于財力、人力等多方限制,“中研院”最初只設置了理化實業、社會科學、地質、氣象等4個研究所,但從1928年到1937年,通過蔡元培等人的努力,物理、化學、工程、歷史語言等10個研究所相繼在南京、廣州、上海等地設立,規模日盛。只是,隨著日寇的入侵,“中研院”各所面臨被戰火侵吞的危險,不得不走上前途莫測的搬遷之路。

????淞滬會戰爆發時,蔡元培強撐病體,指揮和組織上海3個研究所向內地搬遷。而各所所長多有不愿意去重慶的,蔡元培尊重大家的意見,除總辦事處與氣象所搬遷重慶外,其他各所可以自定去處。如此一來,昆明、桂林也成為遷移的目標,事情也便多了起來。為此,蔡元培不得不操更多的心。即便在香港養病,蔡元培仍然隨時接收各處、所的行蹤報告,時刻關注和指導著他們的安置情況。

????種種問題接踵而來,千頭萬緒,需要梳理。1938年2月28日,在蔡元培的召集下,關于“中研院”搬遷的一個重要會議在香港酒店舉行。總干事朱家驊以及丁西林、竺可楨、李四光、傅斯年等各所所長都出席了。蔡元培主持會議,確定了戰時院務的眾多重大決定與生存發展策略,大家統一了思想,士氣昂揚。

????不過,“中研院”總干事一職的人選問題,令蔡元培很費心思。被蔣介石任命為浙江省政府主席的朱家驊曾多次要求辭掉總干事一職,均被蔡元培拒絕。這次到香港,朱家驊又一次以將出任駐德大使為由,請蔡元培另請高明。蔡元培雖仍不同意,但也不能不考慮新的人選了。

????3月,蔡元培邀請任鴻雋一起午餐。任鴻雋曾為四川大學首任校長,能力很強,但他事務繁忙,所以時機并不成熟。9月,等朱家驊又提出辭職時,任鴻雋的事務也基本安頓下來,蔡元培正式邀其繼任總干事。任鴻雋深知“中研院”情況復雜,雖答應幫忙,但要求到桂林等地視察后再決定。可是,蔡元培認為已不能再拖了,最終說服了任鴻雋,通電宣布其出任總干事。

????蔡元培慧眼識才,任鴻雋則不辱使命。在“中研院”搬遷安置最困難的時期,任鴻雋通過自己在四川等地的人脈以及非凡的工作能力,促使“中研院”各所成功地安頓下來,并不間斷地產生科研成果。而蔡元培也始終關注著“中研院”,并對搬遷工作進行了總結,鼓勵同仁:“人類歷史本充滿著打破困難的事實;于困難中覓得出路,正是科學家之任務。又況易地以后,新材料的獲得,各方面人才之集中,當地原有機關之協助,亦有特殊便利之點。吾人決不因遷地之故而自餒!”他還接受葉企孫、陶孟和、傅斯年的建議,將“中研院”最終決定權授予評議會秘書翁文灝,體現了他的民主作風,也有利于“中研院”的繼續發展。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中研院”的大部分機構很好地保留下來,成為科學事業的重要力量。對此,蔡元培功不可沒。

????蔡元培在香港養病期間,好友張靜江曾邀請他同往美國,以便其獲得更好的療養。然而,蔡元培婉言謝絕,理由是:自己身負“中研院”職責、文化學術工作,這些均關系國家百年大計,未可一日停頓,實不能遠離。

帶病為國事操勞

????在香港的歲月,蔡元培的身體多在病中,不得不推辭眾多的邀請。

????1938年2月,蔡元培收到國際反侵略運動大會中國分會來電,告知已推定他與宋慶齡諸先生為出席2月12日國際和平運動大會特別會議代表,請“屆時往倫敦出席”。蔡元培因病未能前往。

????1939年12月,旅港北京大學同學舉行聚餐會,請蔡元培參加,蔡元培復函:“弟病體亟須調養,對于本港各種集會,均不參加;對于北大同學會,亦未便破例,想諸同學必能體諒之。”

????然而,蔡元培卻始終帶病為國事操勞。除了“中研院”的事務外,他還主持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的工作,并被推舉為國際反侵略運動大會中國分會名譽主席……1939年12月7日,就在蔡元培逝世前3個月,他還以《滿江紅》詞牌,為反侵略大會中國分會作會歌:

????公理昭彰,戰勝強權在今日。不必問領土大小,軍容贏詘。文化同肩維護任,武裝合組抵抗術。將野心軍閥盡掃除,齊努力。

????我中華,泱泱國。愛和平,摧強敵。兩年來,博得同情洋溢。獨立寧辭經百戰,眾擎無愧參全責。與友邦共奏凱旋歌,顯成績。

????身體略好的時候,蔡元培也試圖參加一些重要活動,不計得失地為社會盡力。1938年5月2日,蔡元培應保衛中國大同盟和香港國防醫藥籌賑會邀請,在圣約翰大禮堂舉辦的美術展覽上發表公開演說:“全民抗戰,必使人人有寧靜的頭腦與剛毅的意志,而美術上優雅之美與崇高之美足以養成之。又抗戰期間最需要同情心,而美學上感情移入作用,足以養成同情心。”蔡元培提倡美育代替宗教,直到晚年也是如此。他希望通過美學“破人我之見,去利害得失之計較”,從而“陶養性靈”,“進于高尚”。蔡元培正是這樣一位高尚的人。他集文雅、剛毅于一身,給無數人以激勵。可惜的是,病魔侵蝕著他的身體,這成為蔡元培在香港參加的唯一一次公開活動。

最后的遺音

蔡元培在去世前不久的題詞

????本來,蔡元培的病是可以治好的。只是在香港,房租既貴,物價則不斷上揚,“中研院”所寄月薪為法幣,兌換成港幣就很少了,以致蔡元培在香港的經濟非常拮據。他一生多居高位,為公眾服務數十年,卻從不為自己謀私利,沒有多少積蓄。在香港,他雖然主持中華教育文化基金,卻不愿從中得一點私利。由于經濟所限,對于自己的病,蔡元培總是治標不治本,沒有做一次徹底的治療,延誤了治病的時機。而愛女蔡威廉早逝對他更是沉重的打擊。

????1940年3月3日清晨,蔡元培起床時突然頭暈,摔倒在地,口吐鮮血,疑為胃潰瘍,被送往養和醫院。

????5日上午9時45分,74歲的蔡元培走到了其人生的最后時刻。

????當診治醫生互相爭辯,試圖將蔡元培從死亡線上拉回來時,他卻對自己的生死并不看重,只管喃喃自語。因說話模糊不清,身邊照顧他的周新(蔡元培內侄)只是零星地聽見,“世界上種種事故,都是由于人們各為己利。……我們要以道德救國,學術救國……”

????這便是他留在塵世最后的言語。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8年1月5日 總第3165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王亞楠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塞维利亚旅游景点地图 单机捕鱼游戏 宝马线上世界顶级博彩公司 mc赛车首页 新时时稳赚技巧 全民欢乐捕鱼ol 鸿运来彩票app下载安装 360看老时时走势图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 新时时加奖 彩平台出租 重庆时时预测软件 南粤风采36选7胆拖